如何實現教育公平?專訪教育部部長陳寶生

2017-03-08 11:47 來源: 央視新聞客戶端
【字體: 打印

部長之聲又來了。從出生到死亡,學前教育,小學,初中,高中,大學,研究生,社會教育,教育可以說陪伴我們一生。幼兒園入學難,公立太難進,私立上不起,二胎來了,可怎么辦?學區房直奔天價,到底能不能降下來?高考改革逐步推進,到底怎么考?今天我們就把網友們的問題轉告給教育部陳寶生部長。


實錄

歐陽夏丹:部長,其實來之前,我們也是帶著很多網友的提問來的。他們有留言的,也有留視頻的,希望部長在這兒給大家答疑解惑一下。我們先來看一個網友留的一個視頻提問,這個是一個孩子的家長,我們來看一看,看看會帶來一個什么樣的問題。

北京二胎家庭家長 孫宏宇:部長您好,我是一個二胎三個娃的家庭,我現在想問的問題是,如何能夠解決,目前公立幼兒園雖然收費比較低,但是入園比較難;私立幼兒園雖然入園比較容易,但是收費比較高這樣一個問題。因為對于二胎家庭來說,孩子在教育方面的成本,國家怎么能夠幫助家長解決這方面的困難,是我目前比較關心的問題。



歐陽夏丹:幸福的家庭也有他們的煩惱。您會經常被問到這樣的問題嗎?

陳寶生:經常會問到。

歐陽夏丹:怎么辦呢?

陳寶生:我們特別想解決這個問題,但是解決這個問題需要一個過程。現在公辦園全國只有86000多所,就這么多。而民辦的呢,現在有15萬多所。我們現在入園的兒童,近2/3到民辦幼兒園入園。而民辦幼兒園,老百姓反映的,一個是收費高;還有一個,教育質量不穩定,不是不高,不穩定。

歐陽夏丹:良莠不齊?

陳寶生:對,不均衡,良莠不齊。公辦這一塊我們想的是支持動員一些公辦單位,新建一批幼兒園,改擴建一批幼兒園。還有一個辦法就是繼續支持、扶持民辦幼兒園發展,但是發展的方向是走普惠的道路。所謂走普惠的道路就是面向大眾,收費合適,質量合格。政府會給它一定的扶持。

其實我們發展學前教育,最大的短板是師資的缺乏。

歐陽夏丹:優秀的教師太少了。

陳寶生:我們現在在園的孩子應該是4500萬左右,老師(專任教師)只有240萬左右,這是嚴重短缺的,所以我們需要加大培訓的力度。同時,還需要搞一些購買服務,利用這樣一些辦法,把幼兒園的教師問題、保育員的問題,保健員的問題解決好。

估計到“十三五”末的時候,我們的學前三年的幼兒入園率將達到85%。85%是什么概念?達到85%就是中高收入國家的水平。我們2016年達到的77.4%,就已經超過中等收入國家的水平(73%)了。做到這樣一個成績,也是各方面共同努力的結果,也很不容易。但是我們還是想,用洪荒之力來解決這個孩子父母親、爺爺奶奶高度關注的問題,黨中央國務院高度關注的問題。


歐陽夏丹:前幾天我看到一個新聞,也是嚇了我一跳。說是北京有一個家長花了900多萬,買了一個39平米的學區房,算下來的話,每平方米大概就是20多萬,而且非常搶手,你手慢了還搶不著這個房源。

陳寶生:學區房問題,它是個什么概念呢?它是擇校熱的副產品。擇校熱是在我們的義務教育普及之后,有學上之后,人們想上好學校,受更優質教育這種需求的客觀表現。資源稀缺,他就得采取各種辦法,來實現自己的目的。所以,校區房、學區房問題就出現了,而且這種房子,這種資格也市場化了,有的還可以經營,可以再出售。

所以,對我們教育人來說,帶來了社會對我們的誤解,也給我們帶來一個很大的壓力。誤解呢,就意味校區房是教育帶來的,其實它是副產品,擇校熱的副產品,擇校熱是人們想上更好的學校,受更優質教育的一個必然表現。壓力呢,我們老百姓有學上之后,我們有義務給老百姓提供受更好的教育,這是個使命,有這樣的責任,而我們做得不好。

2014年,教育部多措并舉,用綜合治理的辦法來啃這塊“硬骨頭”。多校劃片,這是突破口。熱點學校、優質學校教育資源按一定的標準和規則,大致均衡地分給這個城市的每一個片。從現有資源均衡分配著手,解決機會公平的問題。因為這幾年的工作經驗證明,資源配置均衡了,擇校熱才能逐步降溫,才能解決這個問題,我們才能保證每一個孩子受教育的權利,保證他們競爭的機會的公平。到2016年,應該說,這項改革,這項措施,基本取得了成功。第三方機構評估,家長認為比較滿意的,占87.5%;學生比較滿意的,占97%。擇校熱已經顯著降溫,但還沒有完全解決。下一步,我們要在均衡上下功夫。

歐陽夏丹:您感覺這個擇校熱是顯著降溫了,但是這個,幾乎天價的學區房,您感覺這個溫度降下來了嗎?

陳寶生:只要這項改革推進下去,它就會降下來,因為它是副產品。

歐陽夏丹:隨著擇校熱的變化而變化。

陳寶生:對,它是副產品。


歐陽夏丹:最后一個大問題想問部長的就是有關高考改革的。去年各地已經陸續出臺了高考改革的方案,考試的模式、招生的方式都將會有變化。能不能先給我們介紹一下,正在試點改革的城市,現在進展到哪一步了?

陳寶生:高考招生制度的改革,考試招生制度的改革必須慎重地來考慮。因為稍有不慎,它就會引起顛覆性的危機,就會影響一代學生一生的命運。我們高校考試招生改革,先在上海、浙江進行試點。教育部也是緊密追蹤的,因為我們把希望寄托在這兩個地方。

這兩年下來,一個是在帶動高中改革方面取得明顯的成效,因為它改了,高中的課程體系、辦學方式、考試、考核等,和高考相關的這一套系統,整個都得改,它帶動了高中的改革。第二是它加強了學生的社會實踐。第三個就是在高中階段的學業水平的考核方面探索了新的路子。大多數省都已經出臺了高考改革的方案,但這兩個省市,上海和浙江,今年就要落地,然后就可以全面推廣了。


歐陽夏丹:推進得還算順利嗎?

陳寶生:很順利,今年我們要在這兩個省市,高考招生制度改革決戰決勝的基礎上,總結經驗,把2017年的高考搞好。

歐陽夏丹:其實很快,還有三個月2017年高考就快來了,所以大家很關心今年的高考有什么新的亮點。

陳寶生:對,很快就到了。所以我們今年就想,高考工作,第一,抓好上海、浙江的高考招生制度改革,總結經驗,為全面推廣做好準備。第二就是今年面上的高考招生改革,要做到這么幾點:一個就是確保安全,就是安全性,確保安全,考試過程的安全和招生信息的安全,這兩大安全非常重要。

另外,今年我們準備在北京、天津、山東、海南這四個省市,開始進行高考招生制度的改革試點,探索一些新的路子。這樣,我們想,經過這么三五年時間的努力,能夠建立起一個分類考試、綜合評價、多元錄取的這么一個高等教育考試招生制度體系。同時,也能夠在這個基礎上,形成各個學段,各類教育,能夠互通互認、互相轉換的這樣一個終生學習的立交橋,把它搭建起來。

當然,這個過程是漸進的,就是我剛才說的。教育改革是有生命周期的,它是漸進式的,大體上三年一個周期。這就是我們今年高考招生制度改革和今年高考的一些想法。我們還是有信心的,算我們的一個小目標吧。

歐陽夏丹:雖然周期很長,但是對我們的待電時間、待電能量還是有很高的要求的。

陳寶生:發展過程是漸進的,但是效果的顯現是突發式的。

歐陽夏丹:希望這小目標能夠盡早實現,謝謝部長今天接受我們采訪,謝謝!

監制:李毅  策劃:楊繼紅 唐怡  張鷗 王穎  記者:歐陽夏丹  編導:高佳鑫 潘虹旭  攝像:楊宏偉   視覺設計:余騰龍

責任編輯:朱英
掃一掃在手機打開當前頁
回到 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