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銀行舉行2019年第三季度金融統計數據發布會

2019-10-16 23:04 來源: 人民銀行網站
【字體: 打印

2019年第三季度金融統計數據新聞發布會文字實錄

2019年10月15日,人民銀行舉行2019年第三季度金融統計數據新聞發布會,人民銀行辦公廳主任兼新聞發言人周學東、貨幣政策司司長孫國峰、調查統計司司長兼新聞發言人阮健弘、金融市場司司長鄒瀾出席發布會,發布解讀2019年第三季度金融統計數據,并回答了中外記者提問。以下為文字實錄:

周學東:各位中外媒體朋友大家好。今天我們舉行第三季度金融統計數據新聞發布會,請新聞發言人、調統司司長阮健弘女士發布并解讀三季度金融統計數據。同時,我們還請貨政司司長孫國峰先生、市場司司長鄒瀾先生共同解答大家關心的問題。首先請阮司長發布數據。

阮健弘:各位媒體朋友們大家下午好,歡迎參加人民銀行金融統計數據發布會。

2019年以來,人民銀行堅決按照黨中央、國務院的部署,貨幣政策堅持穩健的取向,在保持定力的同時,加強逆周期調節,做好預調和微調,保持流動性的合理充裕,加大金融對實體經濟特別是小微企業的支持力度,加快金融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總體看當前銀行體系的流動性合理充裕,貨幣信貸和社會融資規模適度增長,市場利率平穩運行。

首先,我通報一下社會融資規模的情況。總體看,社會融資規模適度增長,初步統計今年前三季度社會融資規模的增量為18.74萬億元,比上年同期多3.28萬億元。9月份當月社會融資規模的增量是2.27萬億元,比上年同期多1383億元。9月末社會融資規模的存量是219.04萬億元,同比增長10.8%,增速比上年同期高0.2個百分點。

為了更好、更全面地反映金融對實體經濟的支持,從9月份開始人民銀行進一步完善了社會融資規模統計指標項下的企業債券統計口徑,將符合社會融資規模統計的定義而且統計條件成熟的交易所企業資產支持證券納入企業債券指標。這點在人民銀行網站發布的數據上大家看新聞稿的注2對此有解釋。

貨幣供應量的情況。9月末廣義貨幣M2的余額是195.23萬億元,同比增長8.4%,增速分別比上月末和上年同期高0.2和0.1個百分點,狹義貨幣M1的余額是55.71萬億元,同比增長3.4%,增速與上月末持平,比上年同期低0.6個百分點。流通中貨幣M0的余額是7.41萬億元,同比增長4%,前三季度凈投放的現金是921億元。

貸款的情況。9月末本外幣貸款余額155.58萬億元,同比增長12%,人民幣的貸款余額149.92萬億元,同比增長12.5%,增速比上月末高0.1個百分點,比上年同期低0.7個百分點。前三季度人民幣貸款新增13.63萬億元,同比多增4867億元,外幣貸款余額是7997億美元,同比下降2.3%,前三季度外幣貸款增加49億美元,同比多增239億美元。

存款的情況。9月末本外幣存款余額是195.91萬億元,同比增長8.1%,人民幣存款余額190.73萬億元,同比增長8.3%,增速分別比上月末和上年同期低0.1和0.2個百分點。前三季度新增的人民幣存款是13.22萬億元,同比多增1.21萬億元,外幣存款余額7322億美元,同比下降1.5%,前三季度外幣存款增加47億美元,同比多增520億美元。

銀行間市場成交和利率的情況。前三季度銀行間人民幣市場以拆借、現券和回購方式合計成交886.83萬億元,日均成交4.72萬億元,日均成交比上年同期增長21.4%。9月份同業拆借、加權平均利率是2.55%,分別比上月和上年同期低0.1和0.04個百分點,質押式回購加權平均利率是2.56%,分別比上月和上年同期低0.09和0.04個百分點。

外匯儲備和匯率的情況。9月末國家外匯儲備余額是3.09萬億美元,9月末人民幣匯率為1美元兌7.0729元人民幣。

跨境人民幣結算業務的情況。前三季度以人民幣進行結算的跨境貨物貿易、服務貿易及其他經常項目、對外直接投資、外商直接投資分別發生3.1萬億元、1.31萬億元、5572億元和1.44萬億元。

以上通報的是今年前三季度金融統計數據的基本情況。

周學東:謝謝阮司長。剛才通報的數據中,有金融市場最關注的三個數據,總體上好于預期。一是社會融資規模的增長,有同比、有環比,從數據看,9月和三季度金融數據有明顯回升和好轉。二是貨幣供應量M2, 9月末比8月高了0.2個百分點,比上年同期高了0.1個百分點,顯著回升。三是人民幣貸款增勢平穩,9月末余額比上個月末高0.1個百分點。

我們也注意到,剛才阮健弘司長介紹,在企業債券項下增加了一個交易所企業資產支持證券,就是ABS。這個變化請阮司長解讀一下。

阮健弘:在解讀之前先把這次變化,完善的內容向大家介紹一下。這次完善的是交易所企業資產支持證券,通常說是交易所企業ABS。這是一個什么概念呢?就是證券公司、基金公司的子公司,他們在交易所發行資產支持證券,這些證券大多數都是以企業的應收賬款等資產及小額貸款公司的貸款作為基礎資產,這種ABS是金融體系對實體經濟的資金支持,它的性質與企業債券的性質是類似的。

企業的應收賬款是企業和企業之間的信用,通過資產證券化變成了金融工具的基礎資產。這個是金融對實體經濟的支持,符合社會融資規模的定義,所以要把它納入社會融資規模統計當中。第二個就是出表的小貸公司貸款。實際上小貸公司貸款已經在社會融資規模的統計當中,表內的小貸公司貸款如果作為基礎資產發行債券,它可能會出表。出表也支持實體經濟了,但是出表就從小貸公司的貸款里面沒有了。在ABS這邊支持實體經濟,原來沒有放到社會融資規模統計當中,這次就把它放到社會融資規模統計當中了。這里請媒體朋友放心,我們的統計已經對每一筆作為基礎資產的小貸公司貸款是否出表做了核實,所以絕對不會存在統計上的重復統計。

通過這次口徑的調整,應該說社會融資規模統計里面企業債券這個統計口徑就更加完整了。整個調整的存量有8828億元,調整之后我們對歷史數據回溯到2017年,回溯三年。從回溯的情況來看,社會融資規模統計這個指標仍然保持較好地連續性和平穩性,沒有發生明顯的波動,我們把回溯的數據都在新聞稿的附表當中向社會進行披露,供大家分析研究使用。謝謝大家。

周學東:剛才發布的貨幣供應量數據中,有一個非常顯著的特點,9月末的數據比8月末明顯回升,請阮司長給大家解讀一下具體原因有哪些?

阮健弘:我先從貨幣供應量的角度跟各位媒體朋友分享一下我們的看法。9月末M2的增速是8.4%,這個增速比上月末和上年同期分別高了0.2個和0.1個百分點,貨幣供應量的增速回升,是人民銀行堅持穩健的貨幣政策,保持力度松緊適度的效果體現。今年以來人民銀行會同有關金融管理部門,綜合運用多種政策工具,豐富銀行補充資本的資金來源,適時地降低存款準備金率,增強商業銀行的資金運用能力。在這方面就推動了M2增速的回升。先看一下商業銀行的資金運用能力,它的增強表現在三個方面:一是銀行貸款保持較快增長。9月末的銀行貸款增速是12.5%,比上月高0.1個百分點,應該說這個增速保持在較高的水平。二是銀行的債券投資持續較快增長。9月末銀行債券投資同比增長15.2%,這個增速還是比較高的,比較好地支持了政府債券和企業債券的發行。三是商業銀行以股權投資的形式對非銀行金融機構融出的資金規模降幅在收窄。9月末對非銀行金融機構以股權形式融出資金的降幅是5.8%,比上年同期收窄了4.1個百分點。另外我們9月末M1的增速是3.4%,與上月末基本持平。總體看銀行體系的流動性合理充裕。9月末超儲率是1.8%,這個水平比上年同期高0.3個百分點,貨幣的派生能力也比較強,貨幣乘數是6.38,也是歷史上比較高的一個水平。

三季度金融數據整體向好,應該說是實體經濟存在較強的資金需求和金融體系服務實體經濟能力加強共同作用的結果。一方面我國的經濟基本面長期向好,增長的韌性比較強,實體經濟對資金的需求仍然是比較強的。近期人民銀行對全國300多個地市進行了信貸需求的調查,調查的結果顯示實體經濟當中微觀主體仍然有較強的信貸需求,60%的銀行認為四季度信貸的需求會比去年同期有所增加。另一方面是金融體系服務實體經濟的能力得到加強。今年以來人民銀行及相關部門主動作為,加強協調,在規范金融秩序的同時加大宏觀調控逆周期調節力度,疏通金融體系流動性向實體經濟傳導的渠道,資金的供需關系更加合理,投向實體經濟的資金有所增加。

周學東:前三季度社會融資規模比上年同期多3.28萬億元,明顯好于預期,請阮司長解讀一下拉動社會融資規模增加的主要因素有哪些?

阮健弘:我從結構方面介紹一下。從結構看前三季度社會融資規模同比多增的主要原因有四個方面。第一個是金融對實體經濟信貸的支持力度持續增強,前三季度金融機構對實體經濟發放的人民幣貸款增加了13.9萬億元,比上年同期多增1.1萬億元。第二個就是企業債券,企業債券的多增還是比較多的,而且占比也在上升,前三季度企業債券凈融資是2.39萬億元,比上年同期多6955億元,從占比上看前三季度企業債券融資占同期社會融資規模的比重是12.8%,比上年同期要高1.8個百分點。第三個就是地方政府專項債發行力度比較大,前三季度地方政府專項債的凈融資是2.17萬億元,比上年同期多4704億元。第四個是表外融資下降的態勢明顯好轉,前三季度表外融資的三項降幅縮小得比較明顯。先看一下委托貸款,委托貸款減少了6454億元,比上年同期少減5138億元。信托貸款減少了1078億元,比上年同期少減3589億元,未貼現的銀行承兌匯票減少5224億元,比上年同期少減1562億元,這三項合計比上年同期少減1.03萬億元。

看到社會融資規模的增速回升,增量也增加,媒體的朋友們對金融統計數據的相互關聯性還是非常了解的。媒體朋友會問宏觀杠桿率的情況。從我們對數據的把握和對實體經濟運行的分析來看,預計三季度的宏觀杠桿率總體保持穩定,即使有所上升,但是增幅會相當的有限,謝謝大家。

周學東:請阮司長介紹一下9月和三季度中長期貸款增長情況和結構特點有哪些?

阮健弘:從企事業單位的貸款來看,不僅總量是多增的,而且結構在好轉。9月末企事業單位的本外幣貸款余額同比增長是10.4%,比上月末高0.3個百分點,比上年末高0.5個百分點。前三季度企事業單位的貸款新增是8.2萬億元,同比多增1.15萬億元。這里我專門通報一下貸款的中長期貸款情況,無論是市場上還是媒體都很關心貸款的期限結構。中長期貸款自4月份開始經歷了連續4個月的回落,8、9兩個月中長期貸款增速開始出現回升的勢頭,9月末企事業單位的中長期貸款余額同比增長10.9%,比8月份高0.2個百分點,比7月份高0.4個百分點,已經連續兩個月企事業單位中長期貸款的增速在回升。

從中長期貸款的實際投向來看有幾個特點。第一個特點就是基礎設施行業的中長期貸款增長平穩較快。9月末基礎設施行業的中長期貸款同比增長8.9%,比上年末高0.3個百分點,這個速度是今年以來的高點。前三季度累計新增1.56萬億元,同比多增1733億元。第二個是制造業的中長期貸款增速明顯回升,特別是高技術制造業中長期貸款保持快速增長。9月末制造業中長期貸款余額同比增長11.3%,比上年末和上年同期分別高0.8和5.2個百分點;前三季度累計新增3313億元,同比多增549億元。其中高技術制造業中長期貸款余額同比增長41.2%,比上年末和上年同期分別高8.1和21.2個百分點,比同期制造業中長期貸款的平均速度要高29.9個百分點。

第三是服務業,服務業當中我們專門把房地產業拿出來,就是不含房地產業的服務業中長期貸款增速明顯提高。9月末不含房地產業的服務業中長期貸款余額同比增長11.4%,比上年末和上年同期分別高2個和1.2個百分點,前三季度不含房地產業的服務業的新增貸款累計新增2.38萬億元,同比多增5825億元,累計增量占全部產業中長期貸款增量的比重是55.2%,這也是跟服務業的增加值在GDP當中的占比都是相匹配的,比上年同期高了15.3個百分點。這是貸款的增長和結構的基本情況。

周學東:大家比較關心房地產貸款和民營及小微企業貸款,請阮司長介紹這兩類貸款的有關情況。

阮健弘:首先我介紹一下房地產貸款的情況。9月末人民幣房地產貸款余額是43.3萬億,同比增長15.6%,這個增速已經連續14個月回落,從增長的水平上來看,這個增速比上年末回落了4.4個百分點。前三季度新增的房地產貸款是4.6萬億元,占同期人民幣貸款新增量的33.7%,這個占比跟去年占比水平相比要低6.2個百分點。我們看一下房地產貸款的結構情況,個人住房貸款余額是29萬億元,同比增長16.8%,個人住房貸款的增速比上年末回落了1個百分點。前三季度個人住房貸款新增3.3萬億元,新增個人住房貸款增量占各項貸款的占比是24.1%,這個水平與去年全年的占比水平基本持平。房地產開發貸款的余額是11.2萬億元,同比增長11.7%,增速比上年末回落10.8個百分點,也是連續14個月回落。前三季度新增的房地產開發貸款是1萬億元,占同期各項貸款增量的7.7%,這個占比跟去年全年占比相比低了3.9個百分點。

我接著介紹小微企業貸款的情況。

今年以來人民銀行認真貫徹落實黨中央、國務院的決策部署,出臺了一系列的結構性貨幣信貸政策,取得了積極的成效。從小微企業貸款的增長情況來看,持續保持了量增、面擴、結構優化的特點。

一是普惠小微貸款持續快速增長。9月末普惠小微貸款余額是11.3萬億元,同比增長23.3%,增速比上年末高8.1個百分點,今年前三季度普惠小微貸款累計新增1.8萬億元,是去年全年增量的1.4倍。我們再看一下小微企業貸款面的情況。信貸支持的小微經營主體戶數保持了高速增長,9月末普惠小微貸款支持了2569萬戶小微經營主體,這個戶數同比增長31.4%。從戶均貸款的余額來看,單戶授信一千萬以下的小微企業,小微企業的戶均貸款余額是163萬元;個體工商戶和小微企業主的經營性貸款單戶平均余額是31萬元,小微貸款的普惠性進一步提升。三是70%的小微貸款投向了制造業等勞動密集型行業。其中信用貸款的占比有所提高,9月末普惠小微企業的貸款當中,制造業和批發零售業的貸款分別占40.4%和29.9%,對制造業等勞動密集型行業的支持合計占比七成以上,70.3%。另外金融機構對小微企業的信用貸款的發放力度也有所增加,信用貸款占普惠小微企業貸款的比重是12.6%,比上年末提高了3.8個百分點。下一步人民銀行將繼續按照黨中央、國務院的要求,引導金融機構不斷加大對小微企業的金融支持力度。

二是民營企業貸款的基本情況。從民營企業貸款的基本情況看,人民銀行在結構性貨幣信貸政策的引導方面發揮了積極的作用,也取得了相應的成效。民營企業的貸款從增速、增量和占比方面均高于上年同期。第一方面是民營企業的貸款增速高于上年同期,9月末民營企業的貸款余額是45.7萬億元,同比增長6.9%,增速比去年同期要高0.2個百分點。第二方面是民營企業貸款的增量,前三季度累計新增3.1萬億元,同比多增5516億元。第三方面是民營企業貸款的占比,分子是民營企業的貸款,分母是國有企業加民營企業的貸款,也就是說新增的民營企業貸款占全部的國有及民營企業貸款的增量,這個占比是40.1%,比上年同期要高4.5個百分點。謝謝大家。

周學東:今天的數據發布和要點解讀就到這里,下面請大家提問。

財新記者:過去多年CPI是否突破3%是通脹與否的重要信號,今年9月份CPI同比上漲達到3%,但是核心通脹率在持續下降,現在還是比較低的位置,PPI 9月份的數據是下降1.2%,請問央行如何看待目前的物價水平?是否面臨通脹壓力?貨幣政策在引導融資成本下行和調節通脹之間是如何平衡的?

孫國峰:關于物價的問題,根據中國人民銀行法,人民銀行貨幣政策的目標是保持幣值穩定,對內是保持物價總水平穩定,對外是保持人民幣匯率穩定,所以對內我們要關注物價。物價其中有很多指標,剛才財新的朋友談到了有CPI、核心CPI、PPI,還有GDP的縮減指數,這個指標是比較多的,從央行的貨幣政策角度來看當然所有的指標都要重點關注,我想其中對于涉及到國計民生的,從國際上來看關注最多的還是CPI指標。另外一個方面我想還要關注物價走勢的動態變化,剛才媒體朋友談到了剛剛公布的CPI超過了3%,也談到了PPI的指數,對這兩個指標后期發展的變化我們也要密切關注。

第二個問題是預期的管理問題。當前中國并不存在持續通脹或者是通縮的基礎,但是也要防止通脹預期擴散,形成一個惡性循環。所以從這個角度來說,中央銀行需要關注預期的變化,更多是通過改革的辦法來降低融資成本。人民銀行在今年8月份改革完善了貸款市場報價利率的形成機制,8月20號、9月20號已經兩次發布了新機制下的LPR,兩次報價合起來算,一年期的LPR比同期限的基準利率下降了15個基點,5年期以上的LPR比同期限基準利率下降了5個基點,基本是符合市場預期的,金融市場反映比較平穩,社會反映也是積極正面的。

人民銀行正積極推動銀行運用LPR對貸款來定價。我們了解,9月末的數據,銀行新發放貸款當中LPR運用的占比達到了56%,其中大銀行占比會更高一些,運用情況會更好一些。中小銀行因為系統改造和修訂的問題,進展稍微慢一些。但是隨著系統改造的完成,后期我想也是會加快。

另外一個我們做的事就是打破貸款利率的隱性下限。過去大銀行對大企業的貸款有一個隱性的下限,就是貸款基準利率0.9倍的隱性下限。改革完善貸款市場報價利率機制以后,我們會同監管部門對貸款利率隱性下限進行監督,目前取得了初步的成效。9月末我們也觀察到部分貸款利率在低于LPR50個基點的區域,就是說明顯低于貸款隱性下限,這樣的貸款量占整個貸款的占比已經達到了8%,比前期有所提高。隨著打破貸款利率隱性下限工作的進一步推進,對貸款利率的下行也是有好處的。所以我們可以看到,一個是LPR運用的推廣本身有利于利率下行,第二是LPR本身也是小幅下降的。第三是打破貸款利率隱性下限。通過改革的辦法可以看到促進了貸款利率的下行。2019年9月份企業貸款利率是5.24%,比去年的高點下降了36個基點,對于緩解信用收縮、促進實體經濟發展起到了比較好的效果。這是降成本。

另外一方面就是要控制預期。通過實施穩健的貨幣政策,保持貨幣供應量M2和社會融資規模的增長與名義GDP增速基本匹配,釋放出穩健的信號。同時我們也看到,目前存款的基準利率保持穩定。貸款的利率通過改革主要聚焦在LPR上面,也有利于穩定預期,這樣能夠實現剛才這位媒體朋友談到的實現兩者之間的平衡。

中央廣播電視總臺央廣記者:自從貸款主要參考LPR以后,貸款的基準利率已經被取代了,有機構說央行可能把貸款的基準利率取消,央行如何評論?

孫國峰:目前人民銀行正在積極推動貸款市場報價利率LPR的運用,這個占比是在逐步提高的。我們也預期有一個提高的進度,就是所謂的“358”的進度。對大行來說在今年9月份新增貸款應用LPR的占比達到30%,四季度達到50%,明年一季度達到80%以上。對中小銀行來說是在今年四季度的應用比例達到50%以上,明年一季度達到80%以上。從目前的進展來看已經超出了當初的預期。隨著LPR運用占比進一步提高,新發放的貸款主要參考LPR來定價。同時我們也在研究存量貸款定價基準的轉換問題,在這個過程當中各方面也有很多很好的建議,我們在吸收研究。我想隨著新增貸款運用LPR占比的不斷提高,以及將來存量貸款轉換工作的推進,未來貸款基準利率的逐漸淡出應該是一個水到渠成的過程。謝謝。

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我們注意到數據顯示1月至9月新增專項債發行限額已經達到了99%,今年新增專項債額度基本發完。上半年在專項債的支持下,社會融資規模比去年高,現在專項債基本發完的情況下,預計四季度社會融資規模走勢如何?會不會有大的壓力?

阮健弘:應該說專項債只是社會融資規模其中的一部分。剛才我也給大家介紹了,社會融資規模的增長支撐點是比較多的,對實體經濟的貸款,還有企業債,還有表外的融資降幅的收窄和少減。我們預計社會融資規模的增長還是會比較平穩的,謝謝。

新華社記者:剛才阮司長提到了表外的融資在收窄,而且我們知道今年以來很多的非標資產規模在不斷的壓降,如何確保這部分需求的有效接續?另外日前央行出臺了“標債”資產認定的標準,在公開征求意見。您覺得這會對市場帶來怎樣的影響?

鄒瀾:謝謝您的提問。上周六人民銀行發布了《標準化債權類資產認定規則》的征求意見稿,向全社會公開征求意見。這個規則實際上是去年發布的資管新規的配套文件,在資管新規里面提到了標準化債權類資產的具體認定規則是另行發布的。資管新規出臺之后,金融管理部門先后發布了一些具體的管理規定,去年還完善了一些方面的政策。所以,為了避免信息的過于集中,實際上這個規則發布的時間錯開了一點,當然這也提供了更加充分的調研、論證和溝通的時間,從各方面的情況來看,在這個時點來正式公開征求意見是恰當的。

發布之后,我們注意到業界對這個規則還是高度關注的,從正收集的情況來看,各方面反映覺得對市場的影響比較有限,最重要的是,具體的規則還是沿襲了資管新規已經明確的關于“標”與“非標”的規定,所以都在市場預期之內。當然也有一些報道反映覺得相對比較嚴格,這可能是有一個靴子落地的效應,有一部分關注度比較高的資產,如果按對資管新規的理解肯定是“非標”,只要細則沒有出來,總覺得可能還有一線希望。隨著公開征求意見,這個靴子差不多就完全落地了。當然我也看到了一些反映,正面地提到了幾個場所的產品就該屬于“非標”。另一些評論則覺得,這些場所很多都是金融管理部門直接指導的,對自己管的機構仍然嚴格地遵守資管新規的原則,略微有一點點超出預期,所以大家從這個角度來說覺得挺嚴的。

總體來說,從去年資管新規發布到現在已經一年多的時間了,而資管新規的過渡期還有一年多的時間,所以大家覺得影響也是比較有限的,這跟我們的預期是比較一致的,也跟我們起草規則所遵循的原則是比較一致的。當然,也有人關注到隨著這個規則最終落地,有利于像股票、債券這樣標準化產品的發行,它的效應是多方面的,可能對個別的機構,或者是對同一機構個別的業務部門會有一些相應的業務調整。這就涉及到原有融資的接續問題。這方面我們了解到,相關的金融機構實際上從資管新規一出來就做了深入的研究,也有多方面的準備。最后的規則制定應該有利于最終完成切換,否則的話,總覺得還有不確定性。從市場的角度來說,也是進一步為接續、為不同產品的替換盡可能地保持一個更加包容和開放的空間,這一點在我們發布的《標準化債權類資產認定規則(征求意見稿)》的答記者問里面也有所體現。

那么,從債券尤其是私募債券入手,就是一個比較好的接續方式。當然還包括,前期《統籌監管金融基礎設施工作方案》通過了中央全面深化改革委員會的審議,我們對基礎設施的認定也比過去更加有包容性。另外,業界也關注到了商業匯票的認定,根據資管新規的原則,它應該屬于“非標”產品。為了在接續過程中更加平穩,票交所和很多機構一起做了積極的探索,嘗試推出了標準化票據。標準化票據還在完善過程中,信息披露、規則確定、流動性機制、定價還有一個逐步完善的過程。隨著這些方面的完善,標準化票據將可能成為一種接續過去“非標”產品的很好的選擇。

周學東:我去年參與了制定資管新規,我補充解釋一點。出臺標準化債權類資產的認定規則其實是非常重要的。因為過去的“非標”太多了,還有“非非標”。在資管新規里講的很清楚,達到五個標準就是標準化的債權資產,如等分化、信息披露要求明確的債券是最典型的,然后有集中登記和托管機構,而且有公允價格,這便于保持一定的流動性。再比如必須要在經國務院同意設立的交易市場來交易,過去大家看到一些地方交易場所,沒有經過相關主管部門批準,信息披露、定價等方面出了很多的問題,所以這里也強調經過國務院同意設立的交易市場。市場可能比較關注銀登中心的產品到底算“標”還是“非標”?實際上銀登中心符合這五個條件的產品就是標準化的產品,不符合這五個條件的,應該就是“非標”。所以不能籠統的說銀登中心的產品都是“標”或者是“非標”,這是大家比較關注的一點。

CNBC記者:剛才談到調查關于四季度的銀行借款情況,我想問一下有沒有更具體的調查或者是數字,可以讓我們更多地了解這些企業對借款的需求?

阮健弘:謝謝您的提問。您剛才的提問實際上是央行調查統計工作中的常規工作。央行的調查統計能力建設也在不斷的提升。我們對貸款預期做了很多表格式或者是問卷式的調查。為什么和媒體的朋友介紹這個調查呢?因為這個調查覆蓋了300多個地市,也是因為中央銀行的調查能力提升,所以對300多個地市的調查就有比較普遍的代表性。我們日常還有銀行家的問卷調查,金融家的問卷調查,還有企業家的問卷調查,在這些問卷調查里都有貸款需求和貸款供給的指數,從企業方面有貸款需求的指數,從銀行方面有貸款供給的指數,這些連同我們日常做的一次性調查共同為貨幣政策那邊提供決策的支持服務,謝謝。

孫國峰:我補充一下,阮司長他們做的調查提供了很好的數據支持。實際上銀行的貸款投放受到多種因素的影響,積累的項目儲備能不能真正轉化為貸款需求還是受到很多因素的影響,具體還要看銀行的貸款行為。

路透社記者:我們最近兩次LPR的下調低于市場預期,您覺得下一步我們會不會下調MLF的利率來引導LPR下行?

孫國峰:最近8月20號和9月20號兩次公布的LPR有所下降,應當說和市場預期大體是一致的。這里主要體現為MLF的加點幅度的收窄,因為MLF利率保持了平穩,加點幅度的收窄更多地體現了風險溢價變化的因素。因為報價行在考慮報價的時候是在MLF利率上面加點,加點的幅度受到自身的資金成本、市場供求和風險溢價因素的影響,會有一個調整。前期的市場利率我也多次講到已經有很大幅度的下行,關鍵的問題在于怎么降低風險溢價。9月6號人民銀行宣布了全面降準0.5個百分點,并且對只在省內經營的城商行額外降低1個百分點,這樣有利于降低商業銀行自身的資金成本,也有利于降低風險溢價。所以我們也可以看到9月20號的LPR報價也是有所降低,這是市場化報價的體現。MLF利率本身取決于央行通過招標方式投放流動性形成的市場化招標結果,受到流動性的影響,是影響LPR報價的一個因素。就LPR利率本身來講更多的是通過市場利率去體現,市場利率水平比去年已經有很大幅度的下降,現在更重要的是通過改革的辦法促進完善利率的傳導機制,疏通貨幣政策的傳導渠道,促進貸款的實際利率下行。通過這個改革我們已經看到了效果,未來隨著改革的進一步推進,可以看到更多改革的效果會顯現,謝謝。

經濟參考報記者:我想問一下關于PSL的問題,因為媒體也關注到最近重啟了PSL,大家覺得釋放出了比較強烈的信號,是不是意味著PSL未來會作為一個更加常態化的工具使用?因為國務院的會議也強調說到要發揮政策性銀行的作用。

孫國峰:我想談三點。第一就是關于數量。今年以來因為債券市場利率持續下降,所以開發性金融機構、政策性金融機構通過發行金融債券籌資的成本是降低的,所以對PSL的需求是下降的,所以前幾個月沒做PSL是因為通過發債解決了資金來源。當然還有另外一個因素就是原來通過借用PSL發放的貸款到期,收回的資金還可以繼續發放新的其他貸款,所以前期政策性銀行資金基本上是平衡的。9月份人民銀行根據貨幣政策調控的需要,以及今年以來開發性金融機構在重點領域貸款的總體投放情況,凈增加PSL 246億元,這個數量也是正常的。

第二是也有媒體朋友關注投向。PSL的投向是支持國民經濟以及社會事業,這個投向的政策導向沒有改變。具體支持的項目由政策性、開發性金融機構自主決定。

第三是開發性、政策性金融機構也在積極地拓寬市場化的籌資渠道,改善負債結構,培育多元化的籌資渠道,持續加大對國民經濟薄弱環節的支持力度,繼續發揮好轉型升級和高質量發展中逆周期調節作用。

財新記者:現在P2P網貸風險專項整治工作進展如何?最近P2P的試點是不是已經確定了?有什么安排?

鄒瀾:謝謝您的提問。2016年根據黨中央、國務院的安排啟動了互聯網金融風險專項整治的工作,到目前已經三年多過去了。互聯網金融風險整治工作根據當時的情況分了若干個領域,最開始是六大領域,后來隨著虛擬貨幣的交易場所出現了一些新現象,包括非法的外匯交易平臺,又增加了這兩個領域。在這些領域里比較突出的或者說整治工作難度比較大的是網貸領域。其他幾個領域到目前為止應該說基本上進入了收尾工作,更多的是防止死灰復燃,進一步夯實在這個過程中建立的長效機制。

網貸領域是由銀保監會在牽頭負責,人民銀行積極參與。今年以來,網貸風險整治工作取得了比較大的進展,借貸余額、借貸人數、在營機構數量均大幅下降。下一步,人民銀行將按照三年防范化解重大金融風險攻堅戰的統一安排,繼續配合銀保監會深入推進網絡借貸領域專項整治,穩妥有序推進合規網貸機構納入監管的工作,力爭在2020年上半年基本完成網貸領域存量風險化解。

周學東:今天的金融數據發布會到此結束。謝謝各位記者朋友。

【我要糾錯】 責任編輯:吳嘯浪
掃一掃在手機打開當前頁
回到 頂部